副业_从金陵女大走向上甘岭战争(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下)

凭据原志愿军第3兵团12军34师106团团长武效贤1957年亲笔文章《上甘岭战争537.7北山战斗回忆记》和原志愿军第3兵团12军34师106团干部股做事杜念沪口述
女儿武燕平整理
目录
一.引子 我的父亲母亲
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
1.加入筹建军事学院
2.基本系教务做事
3.婚姻自由的追求:解放初期军队中的婚姻模式
4.熟悉武效贤: “虽然个子不高,但清洁利索, 人很精神”
5.他是我可托付的人——恋爱花开
三.领命出征
1.我选择与爱人一起征战沙场
2.雄赳赳雄赳赳, 跨过鸭绿江
四.上甘岭战争
1.上甘岭战争靠山
2.537.7和597.9高地争夺战
五.106团上阵
1.106团的义务
2.生死诀别
3.上甘岭阵地战况
4.一定要让每位英烈魂归家园
5.改变战术
6.新战术的效果
7.战斗胜利,阵地慰问
8.再见上甘岭—难忘的28个日夜
9.爱与和平
六.后记

“女孩前三,男孩垫底”,期中成绩排名悬殊,如何培育出息男孩?

近日儿子所在的小学进行了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六年级4个班排行前三的皆为女生。家长会上,受到表彰的大多为女生,男生家长无奈成了陪衬。 一位家长苦笑着说:自己儿子因为胆子大、有领导才能被老师选为班长,但这个班长没当几天就被老师

4.熟悉武效贤: 虽然个子不高,但清洁利索、人很精神
我卖力的班上有个学员叫陈天胜,平时对我很好,我们也很谈得来。他对我说:“小杜,我给你先容个男朋友,他就是我的团长武效贤。武团长在高级系4班学习,常来我这里玩,他对你有好感。你们见见面,谈得来就谈,谈不来就算交一个战友。”
陈天胜先容说:武效贤是刘伯承院长老军队里最年轻的团长,上过私塾有文化,原来是政工干部。他当教导员的时侯,十分善于做好军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对俘虏过来的战士,他一视同仁,体贴备至。他教育辅助他们搞清为谁接触、善于培育施展他们的作用。他培育出了著名三军的战斗英雄王克勤。由于他接触也很有一套,军队首长厥后让他转业担任军事干部。
武效贤曾经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号称“天下第一军”兵团司令李文谈判。李文是黄埔第一期毕业生,蒋介石自满的军事家。这位赫赫有名的中将兵团司令,老谋深算,在武效贤的眼前想尽一切设施,迂回周转,试图拯救国民党天下第一军的运气。然则,这位仅有二十几岁的年轻团长,坚决、响亮、爽性地回答道:放下武器,让你的军队投降,解放军只给你们这一条路,剩下的是我们把你们所有祛除!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真厉害!听陈天胜先容后我很是钦佩!然则心里照样忐忑不安拿不定主意。
我想既然他是刘院长的兵,有机遇我可以问问院长。我鼓足了勇气去了院长办公室,见到了院长,就支支吾吾问他,高级系有个学员叫武效贤,您熟悉他吗?刘院长说:“熟悉啊,肖永银旅长的干将!他是个很年轻的团长很会接触,另有文化。有人给你先容?”我点点头。院长笑着说:“你是金陵女大的大学生,他就是土包子了。”院长大笑,我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和刘院长谈话后,我决议与武效贤见见面。
我们基本系学员与其他系的学员大多是战友、老乡。高级系是团以上干部为学员,基本系的学员是团以下干部,以是系与系之间的学员们来往很频仍。武效贤团长,经常到我们系来找他的战友玩。这人个子不高,清洁利索,人很精神,见一面就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周末常有战友开来吉普车,满载着人人兴致勃勃地一起出去远足。每次人人都挤在后面,总是把副驾座让出来给我。有一次我们去南京燕子矶。燕子矶位于南京郊野的直渎山上,三面悬崖,下面的长江水汹涌澎湃,白浪拍打着礁石。我们站在山崖上,一面鉴赏着这万里长江之一矶,一面我给战友们讲述古往今来的燕子矶的故事:南北朝时,北齐军渡江南进,陈霸先率军在此山拒战,大破北齐军;宋金战争时,宋朝军队在这里大北了金兀术;康熙、乾隆二帝多次下江南,来到燕子矶;另有燕子矶观音阁的传说。可我发现,我的听众一面听着我的历史故事,一面却在那儿察看地形,讨论打起仗来那里可当掩体,火力焦点应该在那里,若何渡江。三句不离本行,原来他们不知不觉地做起了《想定》作业。我马上转话题:历代军事专家都以为燕子矶,是主要的长江渡口和军事重地,被众人称为万里长江第一矶。
这下子武效贤打开话了匣子:1949年4月21日,我们36师108团、106团为第一梯队并肩强渡长江。从安庆渡江,我带着我团一营营长李治,在渡江第一条船上,用了约莫20分钟的时间渡过了长江。接着战友们你一言我一语,有声有色地述说他们加入渡江战争的战斗故事。那一幕又一幕扣人心弦的战斗排场,好像就在我的眼前。
武效贤自满洋洋地讲到:在进军西南的时刻,我们缴获了国民党军队大量的物资,金条都是放在箩筐里,我们第一次熟悉真正的金条!黄橙橙的,沉甸甸的,一箩筐金条基本就抬不动。我把金条分装在多个箩里,让战士们抬去上交。我一点都没想过随手拿一根金条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头。嘿!马和枪就不一样了,可以说见了就眼馋,流囗水,眼珠子直盯好马、好枪。固然最好的马送给首长,自己也留一匹比较好的马。另有缴获的好枪,德国布朗宁!战争一竣事,旅里、师里的首长,都市给我打电话,通信员警卫员们就来了。好马好枪都让我送首长了,谁人首长不熟悉我?然则机枪、小炮、队伍上用的武器我们就想设施藏起来,留给自己的军队用。有时给上级发现了,就会被首长骂一顿,交一点再拽一点,我们也会耍赖皮。那时刻首长们都知道我接触行,缴获枪支物资比别人多,都来问我要战利品。真是人怕着名,猪怕壮!
一个战友指着武效贤:“嘿!你不是属猪的吗?不卡你的油卡谁的?”大伙笑声震天。这时,我悄悄地变成了洗耳恭听的小学生。我慢慢地明了了,原来这些久经沙场的武士们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都与他们血火融会的战斗生涯慎密相连。真是好羡慕他们的战斗履历啊!
谁人年月,恋爱中的武士有着稀奇的恋爱方式。我们没有月下花前,没有卿卿我我,没有甜言蜜语。沐日里我们一起爬紫金山,游中山陵。岂论我们到哪个地方,我们谈心总是离不开军事话题。迎面而来的地形地貌,都成了我们剖析地形、讨论战术问题好课本。我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也从来不示弱!想设施将他的军。我问武效贤:紫金山顶上有其中国古老的天文台,那里是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陵墓所在地,人说“中国第一风水宝地”,你知道吗?他楞住了!看得出他也很羡慕、崇敬我的知识。这就是我们的“谈恋爱”方式:喜欢相互抢着争个崎岖,谁都想占个优势。
5.他是我可托付的人:恋爱花开

副业_从金陵女大走向上甘岭战争(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下)插图

熟悉武效贤半年后,有一次我们去中山陵玩,天气很热,我满头大汗,武效贤拿出了一个手帕给我擦汗,我发现这个手帕是手缝的。针角虽然不是那么细,但还说得过去。我仔细看着手帕,说这个手帕真新鲜。他马上说:“这是我从不要的旧衣服上剪下来自己缝的,废物利用。”我惊讶地张大嘴吧:“你还会针线活啊?”他很自豪的说:“缝个手帕是小意思,我还会做衣服呢!1945年在大别山,军队稀奇的艰辛,我们没有吃,没有穿,我们要自己种地供应军队的生涯。冬天来了,我们还穿着单衣,上面发下了布匹和棉花,让我们自己做棉袄。村里来了几个大嫂专门为我们裁剪棉袄。然则冬天已经来了,我们全营几百号人的衣服,几位大嫂基本就做不外来。着实没有设施,我就自己上。我拿起剪子就最先辅助她们裁剪,手都让铰剪磨出了大血泡。我也不放心让别人去做,生怕把衣服裁剪坏了。由于每一个人配发一件衣服,做坏了就少一套,就会有人穿不上棉袄。剪到厥后,不用她们画线,我就可以直接把衣服剪出来。肖永银旅长见到我说:“行啊,武效贤!你现在是‘成衣营长’了!”
我问他:你会做饭吗?”他眉开眼笑地给我讲了他杀牛的故事。
抗战时代我在129师386旅16团任1连指导员,我们天天与日军作战、周旋。敌人对凭据地实行了经济封锁,吃穿都异常难题,我们一面接触,一面拓荒生产,搞副业。到后期解决了吃穿,自给有余,还可以支援一部份给地方。有一次,上级拨下来一头牛,用来改善军队生涯,战士都饿着肚子等着开荤。可杀牛这事儿把人人给难住了,说实话还真的没有人杀过牛。那时刻请屠夫杀牛必须将牛内杂作为待遇。我着实舍不得,想了想,就自己上了。我和几个战士奋力地将牛用绳子捆绑,人人一起用身体压住牛,将牛死死按住。从三八枪上取下了刺刀,猛、准、狠地刺向牛的颈部。这时两个战士抬着一个装有水的大木桶放在牛颈放血处,只见那鲜红热乎的牛血飙进了大桶,水与血马上旋转着夹杂在一起。宰牛,剥皮,刮毛,可以吃的一点都不能丢掉。我还亲自下厨煮牛肉,做饭,把这些肉看好了。以是,做饭我也行。”我问他:“去炊事班就是为了看好这些牛肉?”他不假思索说:“固然了!一年开不了一次荤。战士们眼睛都发亮了。我要看好了,不能出差错,让我的兵好好地吃舒坦了。咱首长对我可好了,出锅后先给首长送了一碗去。”
他的这种深爱自己的士兵、尊重首长的纯朴言行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
在来往的过程中,我发现他穿的衣服总是整整齐齐,白衬衫的领子从来没有老油。衣服上没有一点香烟味。我问他你吸烟吗?他很真诚的对我讲道:“他小的时刻家里穷,兄弟姐妹多,吃不饱饭。为了找条生路,家里人把他送给了家庭条件好的亲三叔当养子。有一次我看到三叔家的大烟袋,便好奇地拿起来抽了一口,恰好被三叔看到了。三叔狠狠打了我一顿,骂着说:“小孩子是不可以学吸烟的!你要是学吸烟,未来一定没出息!”我向三叔立誓,我这辈子再也不吸烟了!厥后我三叔送我去上学,我的教书先生是山西牺牲同盟会特派员,有文化不吸烟,是我心里的偶像。我追随先生加入了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在沁源县人民武装自卫队,我给队长当通信员,队长他也不吸烟。1937年11月我和县大队的队员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宣誓后,几位同乡稀奇兴奋,他们抽起了烟也劝我抽上一口,我那时就谢绝他们,不抽。厥后我们编入了八路军129师386旅第16团。在军队接触经常缴获好香烟,我看都不看它一眼。直到现在我从来不吸烟。
我被他的“说道做到”感动了,心里有个声音对我说,他就是我值得依赖和托付的谁人人。
1952年5月1日劳动节这天,刘伯承院长批准我和武效贤结了婚。
那时刻娶亲很简单,没有喜庆热闹的婚宴,没有闹洞房,连贴个囍都没有。由于没有地方买糖果,我们就在学院门外卖花生的小摊上,买点花生请系里同学们吃,就算是娶亲了。不外我们去照像馆照了一张娶亲照。娶亲当天武效贤打着背包,搬到我的房间来。我们把两个铺盖放在一起就算成了家。那时院里女教员稀奇少,上级分配给了我一间带抽水马桶的住房。这间屋子原来住着国民党空军司令部军官。他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屋子,第一次见识了卫生间和抽水马桶!就这样,我们的俩人生涯甜蜜地最先了。
我从小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虽然在金陵女大专攻家政系,学的是家庭治理、心理学、营养和膳食。可我不会做饭,不会治理生涯。而我的丈夫是一个穷孩子,他知道什么叫饥饿、严寒,他不仅明白带兵接触,也会治理家务。他爱清洁,会做饭,我们的家总是摒挡的干清洁净、有条不紊。
平时我们吃食堂,周末可以开小灶在家里做饭。宿舍的走廊里有一个公用厨房,只有一个锅和炉子。我说没厨具怎么做饭?他说,你看我的,说着就卷起袖子做起了他最特长的家乡饭“猫耳朵”。他用力揉着面,揪一块拇指大的面,然后用拇指捏着在手掌上一转,转出一个卷状“猫耳朵”来,噗通噗通丢进滚水中。他异常自满地问我:“像猫耳朵吧?”“猫耳朵”在滚水里头翻滚着,捞起来一碗,加上葱花酱油盐。我站在一边观看着我男子的厨艺,新鲜万分。开饭的时刻他强调说:“咱们山西饭一定缺不了老陈醋和辣子。”接着那酸溜溜的醋和红红的辣椒放进了面里,马上“猫耳朵”的里里外外沾上了红色的辣椒粉。他端起碗哗啦啦的一边吃着一边说着:“真香!就是这个味儿。咱山西的面食另有拨烂子、手拉面、揪片儿、剔尖儿、刀拔面、栲栳栳、饸饹、擦圪斗、多的很,以后一样一样的做给你吃。”我看着他吃得这么香,也用筷子捡起一个“猫耳朵”送进嘴里……又酸又辣!香辣适口的“猫耳朵”啊,我们美妙岁月里何等甜蜜的回忆!

0
终生会员限时5折,只需50,元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