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阿里腾讯做了点不一样的事情

  对于大多数行业来说,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像一只“黑天鹅”,线下商业活动被按下暂停键。然而,危机之中,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却按下快进键,不仅对复工复产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为经济复苏带来了曙光。

  

  “新基建”在这一年成为热词。国家发改委首次明确“新基建”的内容:“涵盖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以及创新基础设施等三大领域,包括5G、数据中心、云计算、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传统基础设施数字化改造七大领域”。产业互联网迎来高光时刻。

  

  在新基建的大潮下,互联网巨头展开了新一轮角逐。

  

  5月26日,腾讯宣布,未来五年将投入5000亿元,用于布局新基建;另一个互联网大佬阿里巴巴也宣布,未来三年再投2000亿元,用于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百度则加大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并宣布5年培养500万AI人才。

  

  巨头大力投资产业互联网的背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面临用户持续增长的压力,我国的消费互联网人口红利几近见顶。阿里、腾讯、百度、字节跳动四家公司,就控制了整个中国互联网超过70%的流量。寻找新的增量成为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出海寻求国际化是一条出路,那里有更多的流量和用户,但受国际环境政策等外部风险因素影响较大;更大的增量市场是撬动国内各个产业的关键环节,实现数字化转型。

  

  除了亲自下场外,腾讯、阿里等纷纷展开了产业互联网相关的投资。腾讯投资了东华软件、金蝶国际、微盟等;阿里则入股了润和软件、华宇软件、银江股份等,借助第三方服务商,助力传统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疫情就像催化剂,推动产业互联网革命飞速发展。

  

  产业互联网这个赛道

  

  不同于消费互联网对大众生活秋风扫落叶式的席卷,产业互联网更像是对产业生态刨根问底式的彻底颠覆,它会深入到各个产业环节和生产要素之中。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解释说,所谓产业互联网就是利用数字技术,把产业各要素、各环节全部数字化、网络化,推动业务流程和生产方式的变革重组,进而形成新的产业协作、资源配置和价值创造体系。

  

  与消费互联网相比,产业互联网有明显的区别。比如,产业互联网是产业链集群中多方协作共赢,消费互联网是赢者通吃;产业互联网的价值链更复杂、链条更长,消费互联网集中度较高;产业互联网的盈利模式是为产业创造价值、提高效率、节省开支;消费互联网盈利通常是先烧钱补贴,打败同行对手,再通过规模经济或增值业务赚钱。

  

  黄奇帆做过一个有趣的比喻:产业互联网在实际的发展中,是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小锅菜”。因此,产业互联网这道菜,是要一锅一锅地炒,每个行业都有不同的解决方案。比如汽车产业链,上千个零部件企业,就是行业“小锅菜”之一,通过数智化改造,就可能使得不增加投入、不增加原材料消耗的背景下,为产业链提供1%~10%的新增值。

  

  阿里巴巴:与各行业“共创”

  

  从发展历程看,阿里巴巴从一诞生就是做to B生意的,阿里黄页的B2B撮合交易可以称之为产业互联网的初级形态,主要解决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阿里最初的to B业务并不算特别成功,但马云没有忘记自己的创业初衷,“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2016年,马云提出了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其核心再次指向B端。五新提出之后,首先实践的是新零售,利用电商的经验,整合零售的线下点,促发了新零售的热点。2020年,阿里发力新制造,保密三年之久的“一号工程”犀牛智造终于亮相。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认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怎么让产业升级,发生本质的化学反应,“过去十年我们共同拥抱互联网。今天拥抱不够了,拥抱是物理接触,今天需要全面融合到互联网,融合到数字世界当中。”

  

  “数字技术不仅能为企业开拓新的网络销售通路,更改变了营销、消费者运营、供应链管理、商品设计和生产方式等全链路,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将为企业输出一整套的数字化能力,而非提供单一工具。”张勇解释称。

  

  2020年疫情期间,阿里云和钉钉将其在企业协作的优势运用到教育领域,全国各地的教育局、学校、师生一齐涌入钉钉。

  

  “钉钉平台上最高并发流量达到数千万,用户量至少是以前的10倍。2020年2月10日当天,1小时内我们就部署了1万台服务器,疫情期间阿里云已经紧急部署了10万台服务器。”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教育线负责人方永新曾告诉《中国企业家》。

  

  钉钉内部的企业文化之一是“共创”,凡是涉及到to B的业务均会采用“共创计划”的模式,即产品技术团队深入到某一垂直行业,设身处地地了解企业工作过程中存在痛点的场景,再通过互联网产品技术解决。

  

  钉钉的诞生正是源于一次共创计划。陈航(花名无招)此前曾是阿里旗下社交产品“来往”的业务线负责人,2014年来往失败之后,他决定潜心开发一款工作场景的即时通讯工具,在有了产品初步模型之后,无招决定与一家电脑贸易公司深度合作,每天跟着销售跑客户,跟进业务的每一个流程,

兼职视频剪辑师是做什么?

诞生了钉钉的第一个版本。

  

  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松认为:“消费互联网是商品的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是知识和能力的互联网,因此要用升维的角度来考虑。比如炼钢炼铁、化学合成,这与卖一件衣服有明显的差异,需要垂直行业的叠加,还要考虑到自动化、大数据、产销融合等等。”

  

  阿里正不断将这种共创文化复制到各个领域,进入新领域、发现新问题。凭借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金融科技等手段,阿里已稳固地位于服务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的入口处,将直接参与到数字化创新中。

  

  2018年9月30日,腾讯内部发起一场时隔6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内部架构调整,并首次明确提出进军“产业互联网”。

  

  当日,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表示:“这是一次面对未来的进化,是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主动革新与升级迭代。作为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和文化公司,腾讯此次战略升级旨在主动拥抱移动互联网下半场的产业融合和升级,通过社交、内容、技术的战略性梳理与融合,为用户提供更好的连接和内容服务,同时更深层次地推动数字产业生态的共同繁荣。”

  

  这是来自一家互联网巨头顶层的自我主动革命。为了深度推进产业互联网发展,腾讯在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中专门成立了面向B端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负责整合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等行业解决方案。

  

  腾讯总裁刘炽平进一步解释称,在接下来的十年,整个社会将从消费互联网迈向产业互联网。在互联网上半场,腾讯的使命是做好连接;而在下半场,腾讯的使命是成为各行各业最贴身的数字化助手。腾讯成立至今先后经历三次重大战略升级和架构调整,腾讯需要时刻保持前倾,有足够的危机感和战略前瞻性才能引领进入下一个时代。

  

  其实,虽然腾讯从C端QQ业务起步和壮大,但是腾讯做连接的野心从未停止在C端。“从连接人、服务及设备,到连接企业及未来科技,形成共赢的产业生态”,是腾讯反复强调的价值。

  

  在2018年9月内部架构调整之后,腾讯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指挥汤道生给出关于产业互联网的一份详细的计划表。

  

  首先,腾讯确立“数字化助手”身份,一方面,打造出完整化、系统性的解决方案,提升数字化应用的便利性和操作性;另一方面,通过对行业的深度认知,成为合作伙伴的定制化“数字顾问”,在智慧零售、医疗、教育、出行、制造、智慧城市等垂直领域深耕。

  

  其次,推出“云启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分别从资本、资源、技术、能力落地和商机五个方面,与合作伙伴展开合作,共同推进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腾讯云的平台能力也将进一步强化。

  

  此外,腾讯还将围绕AI、安全、音视频与量子计算等领域建立的前沿技术实验室,继续深化对重点产业的支持与落地。

  

  在2019年全国两会上,马化腾称,“产业互联网是未来全新的大领域,有很多想象空间。互联网将全面渗透到产业价值链,并对其生产、交易、融资、流通等环节进行改造升级,可以形成极其丰富的全新场景,极大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产业互联网将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历史机遇和技术条件,对实体经济产生全方位、深层次、革命性的影响。”

  

  2020年,腾讯在云、智慧零售、智慧医疗、智慧出行、智慧教育、智慧产业工具(腾讯会议、小程序、企业微信)等方面均增速十分明显。

  

  百度、京东、字节跳动齐头并进

  

  随着产业互联网对整个产业生态的改造,在各个连接点必然产生巨大的重构机会,也是各大互联网巨头们重新确立行业地位的机会,因此各家都不敢袖手旁观,纷纷积极跟进。

  

  错过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百度,近年来AI核心百度大脑的发展也不容小觑,百度云的增速较为明显,未来可期望实现AI算法、云计算和前端应用的三角结构。此外,百度的无人驾驶技术也在加速商业化落地。全无人驾驶是百度Apollo历时7年的研发成果,其技术落地是Robotaxi实现商业闭环的必要条件,将加速中国自动驾驶大规模商业化。

  

  得益于长久以来深耕零售供应链系统建设,京东自然不会错过产业互联网的机会。京东内部的零售、物流、数科三大集团都在走向“一体化开放”道路,通过C2M定制、企业端销售、物流开放、数字科技等手段,向合作伙伴释放共创、共生信号。

  

  京东智联云总裁周伯文将产业互联网聚焦在三个问题:“第一,客户在哪里,产品如何触达客户与有效销售;第二,产品的形态是什么,如何围绕用户群去做产品的持续创新;第三,如何通过数字化方式提升各个环节的生产、协同效率。”

  

  而近年来频频挑战BAT的字节跳动,在不断拓展C端业务的同时,也在积极布局产业互联网,从提供企业服务工具“飞书”到成立字节跳动云服务,虽然一切才刚刚起步,但是公司战略企图已经初显。

  

  不过,参照美国的发展坐标系来看,中国的产业互联网进程只是刚刚开始。当下,在美国市场上,医药、食材、汽配等品类都产生了市值超过10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显而易见的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已经逐渐渗透到各行各业生产的各个环节,在互联网巨头和传统制造企业的双向融合作用下,一场产业互联网革命正在紧锣密鼓地发生。

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