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校园内的兼职生活

  复旦大学的校园里,你总能看到行色匆匆的复旦人,他们或许是赶着去做志愿服务,可能是忙着找个清净的地方学习,又或许是为了赶在美食售完前一饱口福。

  

  而有的人,可能是走在前往副业赚钱地点的路上。

  

  在复旦,你不难找到正在副业赚钱的同学,他们可能出现在教育超市、大家沙龙等校内组织;也可能穿行在地铁和街道之间,来到校外打工。他们副业赚钱的理由有很多,有时是为了勤工助学,有时则并非迫于生计,有时是为了体验生活。

  

  根据全国大学生副业赚钱行为分析报告,中国有21%的大学生在做副业赚钱

  

  现在,大学生副业赚钱行业已拓展到鬼屋NPC、博物馆体验员等等。

  

  我之所以选择副业赚钱

  

  利用课余时间进行副业赚钱,满足自己的购物欲望,是齐飞(复旦大学核科学与技术系本科生)产生副业赚钱想法的起因。但是由于专业课的学习和学生工作的压力,他尚没有付诸实际的行动。

  

  在他的想象里,副业赚钱过程中大概率会遇到不少差强人意的人和事,但可以实现财务自由的诱惑使他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去从事副业赚钱工作。

  

  在齐飞的憧憬中,副业赚钱是真正脱离未成年、走入社会的一种方式,通过获得某种经济独立,来宣告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养活自己,甚至反哺家人。

  

  “那也太幼稚了。”高不正这么评价齐飞对于副业赚钱的看法,她(复旦大学法学院本科生)被室友戏称为寝室的“一家之长”,这源于她请客时豪爽的气魄。

  

  每到年末娱乐圈的颁奖典礼时,她的室友都会祈祷高不正的偶像可以斩获目标奖项,因为这意味着她们又将收获一场欢畅的美味盛宴。而高不正用于请客的钱,基本来源于她的副业赚钱。

  

  高不正以前在光华公司下属的大家沙龙任职。每天的课余时间,她不是在大家沙龙就是在去大家沙龙的路上,每月都有可观的收入。今年由于整个光华公司重组,她开始寻找不同的副业赚钱工作,不是因为生活拮据,而是出于对副业赚钱的认可。

  

  对她而言,一份工作是否值得继续,取决于她在副业赚钱过程中是否愉快。她很怀念在大家沙龙里工作的日子,不仅因为自己在大家沙龙里所遇到的那些人和那些事,而且也让自己坚定对未来的想法,这些不必延续一生的工作,更多的提供了一种生活的可能性。

  

  相较于齐飞的想象和高不正的洒脱,曲慎捷(复旦大学中文系本科生)与副业赚钱结缘,则显得更世俗一些。2019年10月,曲慎捷在复旦大学围棋协会的微信群中,看到了一条来自校友发布的招收围棋老师的信息。他本就计划在未来成为高中语文教师,而在他看来,多多积累经验对于教师这一职业非常重要。

  

  “既然已经想好以后要去高中里做语文老师,现在又有机会可以站在讲台上面对学生面对家长,去积累教学经验,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不过,选择一份做围棋老师的副业赚钱,其中还另有深意。

  

  曲慎捷希望将围棋这一传统文化向外推广,而不是仅仅限于现如今的小众的围棋圈里。“围棋可能在大众眼里,看到的更多是一些具有流量的人物”

  

  曲慎捷认为,学围棋的益处或许就在于静心下一盘棋的功夫和棋盘上的道理。

  

  副业赚钱让我看清未来的方向

  

  2020年9月,当国内大部分学生都踏上回校之路时,身在韩国的相和(复旦大学旅游学系本科生)完成了他在暑期的副业赚钱,他就读于复旦大学旅游学系,由于服兵役,他暂时没有回到复旦读书。这并非他第一次副业赚钱,却是他首次从事与自己专业相关的行业副业赚钱。

  

  从考上大学的那一刻起,相和就被告知大一之后将不会得到父母的费用支持。这意味着除去大一的学费和住宿费,相和在大学期间的其余所有费用,都要依靠自己努力赚钱来获得。因此,在高三升大一的暑假,相和的生活被副业赚钱所填满,以此度过自己期待了十二年的假期。

  

  事实上,相和与副业赚钱的缘起不是由于经济上的要求,而是为了给假期找点事做。高一时,他就在一家自动化刺绣工厂的流水线上做过短时间的副业赚钱。那次副业赚钱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好的体验,因为一个错误被老板在全体员工面前批评攻击。这也使他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

找兼职要做什么才好

脱离不需要相关技术和知识,容易被忽视的就业环境。|

  

  今年在酒店的副业赚钱经历对于相和而言,是给他未来规划指路的一盏灯火。在副业赚钱中,他达到了自己的预期,即“自我锻炼,认识社会,学会与人接触的方法。”

  

  而在酒店副业赚钱并不如容易。他最初的计划是在旅行社副业赚钱,但由于疫情的影响,旅行社的招聘计划缩减。于是,相和退而求其次,在发布副业赚钱信息的app里找到了这家酒店的副业赚钱工作。

  

  他的预期目标是做前台,但由于当时酒店的招聘需求只有清洁工的岗位,他便抱着伺机拿下前台岗位的想法,接受了清洁工的工作。得益于相和的教育背景和熟练的外国语技巧,原来担任前台的员工请假后,他成功地成为了这家酒店的前台。

  

  这次成功的经验完全源于他从前的副业赚钱教训。

  

  副业赚钱工作在物质上给予了相和金钱,在非物质的层面,则使他认识了不少前辈们,吸取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让自己看清楚未来要怎么走。他也终于明白了父母说的话:“你要多多学习,不论是不是在学校里。”

  

  比副业赚钱本身更值得

  

  曲慎捷在学校周围的江湾镇地铁站旁边的唐崇哲围棋道场做副业赚钱,离北区宿舍很近,他的主要工作内容就是教小朋友们下棋。

  

  因为工作日要上学,所以曲慎捷一般都会选择周日,一整天的时间都用来教小朋友上课。要是偶尔有小朋友缺课,他也会在工作日的晚上去道场单独给小朋友“补课”。

  

  学习和副业赚钱之间的张力偶尔也会出现。大二军训的时候,由于正式上课的第一周和军训重叠在一起,周日补专业课的曲慎捷没有办法抽出时间去围棋道场进行教学:“毕竟作为学生仍然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因此,他选择了请其他老师帮忙代课。

  

  有时还会出现下课时间和去道场教棋的上课时间只隔了一刻钟的情况,为了赶上给小朋友们上课,曲慎捷只能匆匆从本部门口打车去道场。

  

  第一次去围棋道场应聘,老板娘没有直接让曲慎捷去教课。“她的要求很高。”他说,毕竟是“业余选手”,也没有正式的围棋教学经历,所以老板娘先在自己和道场的老板唐崇哲面前试讲几次。

  

  第一次试讲的时候,曲慎捷就遭到了批评。彼时他尚不具备太多的教学经验,几乎是出于惯性地用大学生的口吻进行讲解,偏爱成语一类的书面化表达,而这些对于小朋友们来说难以理解。

  

  老板娘告诉他,要让自己的表达去适应小朋友。

  

  唐崇哲夫妇对曲慎捷的帮助很大,教他如何备课写教案,如何设计课程,如何在课堂上控场,如何面对小朋友与家长。在刚开始上手的那段时间,面对着认真的唐崇哲老师夫妇,曲慎捷确实收获了不少。久而久之,曲慎捷也掌握了一些经验。

  

  “因为小朋友对你的表情、你的语气、你对他们的态度,其实是非常关注、非常敏感的;他们的心思也不像初中生高中生那样复杂,他们会直观地感受到你对他们的表现是什么样的反应。”

  

  对那些上课调皮、不守规矩、经常走神、做小动作的小朋友,曲慎捷会先和他们“商量好”:如果继续这么做就会受到惩罚,惩罚有两种——罚站一会、直到回答问题再坐下,或者扣除可以用来兑换小奖品的“奖励卡片”。

  

  此外,曲慎捷在上课讲解的过程中会适当地运用比喻,比如说要围出一块立体的大空,小朋友不能理解立体的概念,他就会用“小房子”来给他们讲解,让他们直接的领会到他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曲慎捷是道场里的老师中最年轻的一个,除了唐崇哲夫妇,道场里的其他老师们也会多多少少对他指点一二。

  

  他还记得在道场的年夜饭,每一个参加的老师都带去了一道菜,灯光下人们其乐融融,曲慎捷在餐食入口的一刻感觉到了“归属感”。| 曲慎捷在道场

  

  无论你选择副业赚钱的理由是什么,无论副业赚钱的时间有多长,去体验一段“自力更生”的课余时间,都会使人有不同程度的受益。

  

  或许就像高不正那样描述的,参与副业赚钱与加入学生组织本质上也没有什么不同。和那些我们不断奔赴的场景一样,都是组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如何取舍,如何进行时间管理,是需要选择的。

  

  复旦人的副业赚钱故事里,有你的身影吗?

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